如果这就是最后的梅西vsC罗……

尤文图斯本季的进攻并不算舒服,很靠反击。落阵地战时,除了两翼突刺,就是莫拉塔和C罗轮番回撤。阿图尔编织维持球权,拉姆西想法子干点什么。

但巴萨的问题更大:除了法蒂,没有边路;除了布雷维斯特,没有支点;除了德容,没人能大范围接应出球;一旦库鸟不在,就只有梅西能在前场拿稳球还送得出去。

偏偏今天巴萨的开场4231,有球权时还是双中卫靠后——现在都流行一个后腰回撤与双中卫构成三出球点了,巴萨还是老样子。尤文图斯高位施压,双前锋锁住巴萨双中卫,结果就是巴萨出不了球:前20分钟,巴萨控球率也就40%。

反过来,尤文图斯352两边拉得开,巴萨防守时站442窄防守控中路。如此德利赫特可以很轻松地找到左边路出球:无论是阵地战还是反击。

罗纳德·阿劳霍Ronald Araujo,跟罗纳尔多差一个O。21岁的少年,为巴萨踢过148分钟欧冠。

然后是尤文图斯第二球:一次快速左→中→右传中得分。C罗跑前点,带空巴萨两个后卫,麦肯尼中路抢点得分。2比0。

德容开始大范围回跑接球。德斯特还在想做点什么。但特林康总是跑不对位置,佩德里拿到球就无所适从。格里兹曼不停地做正确的无球跑,但并没有球传到他脚下。皮亚尼奇在接应,但没有推进。

梅西不停回撤接球,策动,自己插上。但巴萨边路不开,没有空间。尤文图斯禁区线前后有八个人的两重墙,墙后还有布冯。

下半场,布雷维斯特上来做支点了,德容竭力传球推进了,但巴萨整体还是那样。尤文图斯的体能下来了,不允许再高位施压了,但阵型保持得好,阿图尔一直在编织着球权。之后便是第二个点球,C罗梅开二度,3比0。

德容试图向前,梅西试图分边再跟进。他一个人射门11次7次打中门框范围,有起码三次让布冯扑救后脱手了一下子——布冯今天的反应站位很是老辣,就是接球后的手有点滑。

——话说,赛后梅西和布冯交换了球衣——我们总念叨着这可能是最后的梅罗会,但其实,也可能是梅西与布冯的告别?

事实证明,尤文图斯的防守弱点,也就是352站位外加少个扫地机器人,特别容易吃两肋反击;当巴萨速度和边路飞不起时,当布冯身前有队友站好位时,巴萨只剩落阵地战,螺蛳壳里做道场地来回盘磨,梅西山重水复地来回射门也敲不开。

今天的梅西,并没在梅西擅长的位置。巅峰期的右翼内切自然是没机会施展,大部分时间忙于回撤接球策动传球后前插。

当然,C罗也没在C罗擅长的位置。无论是年少时的左路起速内切还是齐达内时期的禁区怪物,都没得着机会。他和梅西一样,都在忙于构筑进攻。

尤文图斯有球权时,C罗精确地跑位,展开阵型;回撤,接球,传球时附带指点下队友,自己一直延宕在后面,哪怕拉姆西们前插了,他还是在接应;直到尤文图斯的球确认推进了,他才开始做招牌的盲侧前插。

大概,巴萨是德容和梅西在做着积极的推进;尤文图斯是阿图尔和C罗在指点着正确的组织。

没有人为C罗送出妙传,所以他除了点球外,好像只有开场禁区线一个迅疾摆腿的运动战射门?

他们的年纪,都不在巅峰了;与此同时,他们的球队状态也不在巅峰,让他们没法站在自己最合适的位置了。

巴萨没法用速度与纵深拉开尤文图斯,尤文图斯可以用有效反击和施压遏制巴萨。

比赛不再是他俩巅峰期时那样,“梅西或C罗的表现左右了胜局”,他们都处于比赛潮流中,而不是弄潮儿了。

就像看见两个年少时天下无敌意气风发刀剑如梦的少侠,一个在冰箱前看着零零散散的虾、豌豆、洋葱、冷饭和鸡蛋,思考怎么给一大家子凑出份杂烩饭;一个在厨房炖着排骨汤,趁空闲洗放姜的碗,扬声告诉家人,“洗好了可以拿去装百叶结了,汤一会儿就得!我先来切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