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宏宇:英文改汉语拼音现象你怎么看?

前些天写了篇有关北京公交地铁站牌和路牌去掉英文改汉语拼音的文章,纯粹纸上谈兵。

本来就是“超级宅”,因为疫情,更是连很少的外出都一概免了。近一两月,出家门去到的最远处,就是社区的核酸检测站,步行约八分钟,没乘过地铁公交,对于站牌去英文改汉语拼音的“认知”,只限于听说和手机里不知来处的截图;就连道路标识(路牌)的变化,也是昨晚偶然外出买餐食才真正得见。

不见则以,一见,不禁哑然。哑然,好像有点儿不够通俗,通俗“翻译”,就是“无语”。真的是让人无语!所以,过后,稍事清静下来,还是禁不住要“有语”一番。

真正亲眼看见的“改革”后的路牌,是真实的。因为只看见了那一个,就照实录下,仅为说明问题,无任何其他针对性。

第二部分,汉语拼音——LIUYIN GONGYUAN NANJIE,看上去,可认为是对应的汉语拼音。

令人无语的,首先是第二部分也就是汉语拼音的部分,俩问题:没点韵声,和,分词不分字。“柳”,汉语拼音liu、三声;荫,汉语拼音yin、一声……以此类推,一共六个汉字,两两“成词”分成了三个部分——柳荫、公园、南街。这是给咱中国人看么?中国人谁看汉语拼音?只有还没学那么多字只学了汉语拼音的幼童吧。那么,问题来了——幼童认识大写么?幼童能自行将“词”分开成“字”么?如果“公园”,写成gong yuan,再加上韵母声标,他们可能是会读出来并跟所知的“公园”这个名称相对应起来。可连写并大写并不加韵声地写成GONGYUAN,他们读得出来么?老师是这么教的么?

有人看到这儿该说了,这tm是给外国人看的好吗!也许顺便还再骂上一两句以助兴或弘扬其爱国情怀的什么话,一般不波及到祖先或外貌不足以“痛快”的。可是,真的、真的,想问问,外国人能看着这样的拼音读出汉字的字音吗?窃以为,若真的因为“我们厉害了”而非要外国人“学学中文”,就直接让他们看中国字好了!那才真的是“自信”!外国人看不懂,要么“急用先学”,要么自认倒霉。如是,他们“认了”,咱该是有多厉害啊!

把拼音给谁看以及谁能看懂再以及看得懂那个的干嘛不直接看汉字的这番“无语”先放放,说更令人“无语”的是——俩箭头相伴的E和W。

好在,那是十分熟悉的地方;又好在,好歹还很不合时宜地知道一点点英语,故而能猜出,那是方向指引,分别代表“东”(East)和“西”(West)。

这是怎么个自信法儿?还是什么别的情况?能想出来的,出这样笑话的因由,无非有三:

二,多多少少,给懂点儿英文的外国人留了条“活路”——不知道这是哪条路哪条街,好歹还能辨个方向,省得南辕北辙。顺便告诉他们——姆们就这么“厉害”,只给你指方向!

三,刻意留出这么个“错儿”,等着下回再改;下回,再改,又能有好多人有活儿干了,当然,也又能花好多钱了。

前面说了,与其让外国人看汉语拼音,不如直接“逼着”他们学汉字,站牌、路牌,一律只写汉字,似乎,依爱国者们的口味,更可彰显“自信”。

汉字相比“西文”,可谓“源头更原始、结果更生动”。源头原始,是说汉字“最早”是图画、图像,数千年发展、演变,并未完全脱离;这点上,“西文”在很遥远的古代就做出根本改变了;有限资料所表明的这个改变,最早可追溯被西方较普遍认为是字母文字“之母”的“楔形文字”。结果生动,则是说汉字从原始的图画、图像演变至今,有了六种组字法,以双维(上下、左右)模式,表达思维过程,其生动、传神、达意,比单维(左右)的西了很多!

相对而言,今天的西文字母汉语拼音,实际上退回了西文的单维模式,其最早起源,几乎跟“白话文运动”同步,大约在一百一二十年前;经数代语言文字学家推演、改进,成了今天这样;其间,至少有过三次“废除汉字”的浪潮,最早一次出现在“五四运动”前夜,后两次是近四五六七十年的事。都没改成!个中因由,对于传统的固守和“自信”,当然是有的,另一重要原因,是近现代汉字读音形成了太多同音字,就算点上韵声,也还是纠缠不清。故而,到今天,汉语拼音(带韵声的),也只是初级习学常用字时的发音辅助工具而已,并不能算是“文字的异化”,更不算文字!

由此,可以说,把汉语拼音以全大写没韵声的形式置于站牌路牌上,是儿戏般的不严肃!

有人说,外国人认中国字很难,给个拼音,他们好歹能读出来。说这个的“有人”里,包括中小学语文老师和一部分“汉语言文字”的“专家”。他们有个共同特征,就是基本不懂外语、就便稍懂也只是一鳞半爪知道些英语。

清华大学、中华香烟……不多举了,就这两例,不妨看看“标准”的“西文译文”,根本就不是汉语拼音,照汉语拼音,很难读出“正音”。为什么?很简单,因为,外国人的发音规则,跟咱们的汉语拼音是不一样的。今天的汉语拼音,适当借鉴了英文发音规则,但并不全面、完备——近现代的汉语的发音规则比任何一门西语都要简单,其所遵循的法则,是咱中国人自创的,拿来让操英语的外国人试读,可能有部分能勉强“沾边儿”,换成其他西语,法语、德育、意大利语,等等,基本上可以认为“没谱”。再把单独的汉字连成词写汉语拼音,例如GONGYUAN,ta弄不好根本从头儿上就读成了别的,跟“公园”丁点儿都沾不上边儿!结果是,本来摸索着还可能认下几个中国字,有了拼音,直接去看拼音,读不出来或者读出来“满拧”,再要是“不幸”本来还识得几个汉字,就更乱!

所以说,与其大写连词不住韵声地“显摆”根本不能算文字的汉语拼音,真不如光剩下汉字。大写、没韵声,看着好像很正式,实际上却很滑稽!

如前及,路牌上标识方向,仍是英文首字母,居然没有中文。这就是不伦不类——名称是汉字和汉语拼音对照,方向却不写中国字也不写汉语拼音,而且仍保留英文首字母,这是想让咱们不懂英文也不辨方向的中国人抓瞎么?

真心建议,都只写汉字吧。非要“对照”写英文,要正确翻译。原来站牌、路牌上的所谓英文,很多翻译都有问题。

比如:北京有条著名的长街,叫“学院路”,因聚集了多达十余所高等学府而得名,咱们的“学院路”英文翻译是XUEYUAN ROAD,当真好笑!想让外国人看懂,至少要翻成COLLEGES’STREET或COLLEGES’AVENUE,意为“学院(大学)们的街道”。别说这样翻译中国人就看不懂了,中国人在自己家根本用不着去看不是中国字的文字好吗!

再比如:有个站名叫“惠新西街南”,咱们的站牌上英文译文为HUIXIN XIJIE SOUTH,多大我都敢赌,不认识中国字的外国人,只能看懂SOUTH(南),要想让ta们能看明白点儿,得翻译成SOUTH OF HUIXIN WEST STREET。

为什么翻成外国人基本还是看不懂最多只能看明白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以及“道路”、“街道”的不伦不类的样子?是为彰显自信吗?XUEYUAN ROAD、HUIXI XIJIE SOUTH那会儿,咱还真没今天这么“自信”,还是挺想“结与国之欢心”的,之所以翻成那么个怂样儿,想来想去,只能想出最“本源”也是最“无厘头”的因由——翻译的那些人,对他们的英语太“自信”了——就只会road、street和东南西北四个词,就干翻译了!英语的表达习惯、语序、介词这些,即便学过,也“自信”得全部还给老师了。

多的不提,单说road和street的运用,站牌很多都涉及,路牌就更是一概免不了。

我们国家大多数城市的路名,都分“路”(或“道”、“大道”)和“街”(或“大街”、“小街”)。解放路、中山大道、新源街、五四大街……约定俗成地,我们隐去或说“忽略”了“路”、“道”、“街”在汉语中的“原意”,比较规则化地将南北走向或主要为南北走向的称“路”、“道”、“大道”,而将东西走向的称“街”、“大街”、“小街”,当然也有例外,但主流如此。

这样的划分规则,外国人是不知道或者不熟悉的,而我们却不管他们知不知道、懂不懂得,笼统地把“路”、“道”一概译成ROAD,把“街”一概译成STREET;这也还算了,遇上“大道”、“小街”,居然还会译成GREAT ROAD甚至BIG/LARGE ROAD更甚至DA ROAD以及SHORT STREET或NARROW STREET甚至SMALL STREET!天哪!!

ROAD和STREET,应该是初中英语课就学到的,意思分别是“路”和“街道”。初中英语吗,就学到这儿了。可要翻译站牌路牌,窃以为,还不能就停留在初中水平上,多少该“考究”一二。只要多一点点“认真”,就不难发现,这俩单词,照抄照搬去我们路名的对应汉字,是有问题的——我们对于城市道路的命名,如上述,按走向区分“路”和“街”,但ROAD和STREET的意思,并非如此对应——ROAD的含义更是“地理性”的,指的是可以“交通”以达另外地方的“道路”;STREET的含义则更是“社会性”的,通常用于指代有社会活动(例如商铺、服务业网点)的、有装饰(林木、花草)的城市模块。如果去到英语国家,很容易就发现有些我们通常概念中的封闭、半封闭商业区域也会被称为STREET。

区分不了、区分不便,还可以用AVENUE,意思要简单些,笼统讲,就是“大街”,没有ROAD、STREET所可能带来的歧义,英语国家的人一看就明白。至于走向是东西还是南北,不是有箭头和英文首字母的标明吗,他们自己会明白的。

有多难?一点儿都不难!稍认真点儿就可以做得更“到位”。反之,像上面说的那样一知半解、生搬硬套、稀里糊涂,还真是别标英文了,省得让“老外”们窃笑着约看约糊涂!

2.从2022年1月1日起,《阅读悦读》所有平台阅读量上万作品,每篇次追加稿酬10元。

3.从2022年1月1日起,公众号《写乎》《作家荟》排名前五的追加稿酬10元。

6.采用作品都将在《今日头条》《百家号》等大平台发布,要求原创首发作品,非原创首发请勿投寄。

升迁风云,他以一个小小的平台创造着官场的神话,蓦然回首却发现,自己所站的高度,已经足以俯视天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